Amore_

低产,,,

【白安/梵五】希望


_明明情人节刚过我却在写这种东西/歉意
_死亡预警
_大约会有常识的错误,请不要大意地指出




那一天,
安德鲁的魔法仙屋没有营业,于是爱德文亲自敲响了他的门。安德鲁反常的没有应答。所以爱德文急了,叫来黛薇薇一起撬门。

安德鲁显然在门锁上动了手脚,以至于他们两人都不能打开门。这件事立刻传播开来,引来许多无聊的花仙围观:安德鲁根本不是不营业,而是失踪了吧!

对于这种情形,三仙女决定用最粗暴的法术将门炸开。硝烟中,隐隐约约的红色,衬出一个单薄的身躯,热浪伴随着熟悉的腥臭味扑面而来。

人群在刹那间被点燃。




五个小时后,尸检报告传到了爱德文手里。黛薇薇不看,只是抱头坐在沙发上。爱德文念出来:“死者安德鲁,喉部窒息死亡,死前翅膀用刀割去,没有服毒迹象。因室内温度过高而无法确定死亡时间,约在上午五到六点。疑使用魔法让尸体不烂。”

黛薇薇像筛子一样地剧烈颤抖。爱德文走到她面前,轻轻抱住她,抚摸她抖动的背。

“安德鲁……”

爱德文听见她轻呼那人的名字,就把她更紧地抱住。

黛薇薇觉得肩上有湿哒哒的热度。




在安德鲁死前几天,梵天和五月来过。说是经过薄暮的时候,看到梅特他们又在悄悄计划着什么。爱德文那时并没有很害怕,或者惊讶,或者愤怒,或者其他的任何情绪;他反常的平静。安德鲁看着他,眼里满溢出的是同情和遗憾。

送走梵五二人后,爱德文倒在床上。安德鲁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他。

安德鲁说:“对不起。”

爱德文爬起来,拍拍他的肩:“不是你的问题,没什么好道歉的。”然后与他错身离开。

安德鲁看向他的背影,看见门缓缓合上,第一次流露出悲伤的神情。




其实梵天和五月听到了恶德筹划的内容,但他们在要把情况告诉安德鲁的路上遇到了玛格丽特。她焦急地拦住他们的去路,叮嘱他们“什么都不要说”。五月心里觉得那样不好,于是和梵天商量,决定只透露大概。


然后他们回到家。


深夜,五月醒过来。身边,梵天睡得很熟。


五月转过头,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把左轮手枪。





第二天,五月又找安德鲁谈话。

安德鲁说:“没关系,我都预言到了。”

神情一样的不喜不悲。

五月把藏在袍子里的手枪拿出来交给安德鲁:“这把手枪,放在你这里了。我不能让梵天知道这件事,他会担心的。”




五月离开后,爱德文从暗处走出来:“左轮手枪,只有恶德才有的武器。”

安德鲁抬头看他:“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,恐怕无法销毁。”

爱德文从背后抱住他,喃喃:“不用费心思销毁,这是既成的命运!”

安德鲁在他怀中转过身,扳过他的头与他接吻。爱德文回以更热烈的爱与幸福。




汗水,和泪水,咸腥的味道混在一起。

爱德文一边用力侵入,一边低声道:“明天,就是明天了,对吧!”

安德鲁啜泣着,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,身体随着爱德文晃动。

他断断续续地尖叫:“恐怕……恐怕……只有希望与奇迹,只有,它们可以救我们了……!”

两人的汗水汇成一股滴落,印在床单上,化开。

安德鲁最后说:“不要告诉黛薇薇,她一定会生气的。”

他笑着,沉沉睡去。




那一天一早,梵天以各种理由被支开。

临走前,五月一反常态地拉住他,身体因恐惧而颤抖。梵天亲吻他的额头与脸颊,告诉他:“没事的,都会没事的。不要害怕,我一直都会在。”

五月第一次仿佛没有听见恋人的安慰,只是哭得更凶了。


梵天愣住了。


他看见五月的嘴唇无声翕动:Mayday,Mayday……




爱德文做完就离开了。安德鲁要求他这么做,他不希望恋人看到自己死得如此狼狈。

清晨,安德鲁起身直面敌人。

小丑抚摸着她的镰刀,调笑道:“哟,挺乖啊。”

“强化剂很好喝吧。”安德鲁绷着脸,“我不作无谓的反抗。”

“是么。”小丑阴阳怪气地笑着,“你不知道你把无关人员牵扯进来了吧。”

安德鲁的脸色瞬间变了。

小丑瞥他一眼,继续自顾自磨刀。嘴里却说:“他的名字叫五月。”




背部传来撕裂的痛楚,痛到让人窒息。安德鲁先行晕了过去。小丑伸手探他的鼻息,假装惊讶地用手捂住嘴:“哇,居然还没死呢——生命力真顽强。”

她从安德鲁的橱柜里随意找到一根绳子,把安德鲁吊起来。

“这是我送你的小礼物呀。”小丑对安德鲁施了法,离开了现场。




梵天在人群中吃力地观察安德鲁的尸体。他看见水晶球上的字。


Mayday


他惊觉不对劲,恐惧涌上心头,完全失掉了平日里绅士的风度。



五月!五月!!!





五月看见梅特手中熟悉的枪,说道:“果然,这是命运么……”

梅特不搭腔:“小东西,快点,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哭哭啼啼。”

五月接过枪,取出一颗子弹,然后把它缓缓对准自己的太阳穴。



砰——



梅特捡起落在地上的手枪:“可怜的孩子,他本该取出五颗子弹的。”

紧接着,他又自言自语道:“嘛,不过他这样不死的话,我也会杀了他的,还不如痛快些。”

窗外传来梵天颤抖的呼喊声,梅特从阳台悄悄飞走了。






后来,爱德文和梵天喝酒聊天时,说起一件事。

“玛格丽特说,他们都是报着希望死去的。”梵天轻声说,“不知这个希望指的是什么呢。”

爱德文注视着他,微微颔首以示赞同。

视线飘向远方。




悬崖下面,有风会向上吹。

希望什么的,还是由神明给予吧(笑)





_终于写完了!不产粮有罪恶感!
_不敢说这是贺文













评论(11)
热度(19)

© Amore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