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ore_

低产,,,

【白安】甜点,舞会,与银色湖泊



这次是不知道什么paro
只是一颗似乎很高级的糖
建议搭配上篇音乐“花日”食用

http://amoremio183.lofter.com/post/1e53877c_11c06669








占卜师先生是个神秘的人,他独自生活在黑色的小屋里。



在占卜师的至今为止的人生中,从来都是被理性包裹的。
然而有一天,他的朋友告诉他,有位有名的料理师要来做有关魔药与占卜的调查。他感到十分高兴,因为终于有了三餐的着落。于是天蓝色头发的料理师愉快地拎包入住了占卜师的小屋。



| 今天早上,你想吃点什么呢?
| 料理师这样问。

| 随便什么吧,做你擅长的。
| 占卜师这样答。



过了些许时间,放在占卜师面前的,是一小盘精致的甜点。
占卜师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。



| 只有甜的吗——
| 占卜师这样抱怨。

| 难道这不是你的要求吗?
| 料理师这样笑道。


占卜师并不情愿地咬下第一口戚风,惊奇地发现并不难吃。在慢悠悠地吃完他的早餐后,发现料理师一直在看着自己。


| 你还想要吗?
| 料理师这样问。

| 你很擅长做甜点?
| 占卜师用问句回答。

| 是啊,可惜了——你看起来不喜欢吃甜食呢。
| 料理师无奈道。


占卜师小小地愧疚了一下。
可那的确只是一大块糖和面粉的混合体啊。


| 请帮我占卜吧!
| 料理师这样请求。


如此无害的想法不值得被拒绝。占卜师架起自己的水晶球。比他高一个头的男人凑近了一点。


| 水晶球说了什么?
| 料理师这样问。


水晶球里的混沌慢慢的清晰起来,天蓝色和海蓝色的烟雾弥漫在四周。
占卜师微怔。


| 我看见了……阿芙洛狄忒。
| 占卜师这样答。

| 那是谁的阿芙洛狄忒……我们不要知道的好吧,生活总要有一点惊喜嘛。
| 料理师笑道。


兜帽下的人抬眼直视他的眼睛,觉得自己就要溺死在这笑意里。




后来,料理师在占卜师的小屋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占卜师也渐渐习惯了每天有个人在身边指着各种东西,好奇地问东问西。


但是有一天,料理师要走了。


| 你要走了么。
| 占卜师这样问。

| 是的。
| 料理师没有多做解释。


兜帽下的人不再直视他的眼睛,也没有多做客套的挽留。


| 那你路上小心。
| 占卜师只是这样说。



从此,他又过上了一日三餐没有着落的生;他竟有些想念料理师的甜点。
然而有一天,他的朋友告诉他,料理师又回来了。


| 我带你去舞会吧!
| 这是料理师见到兜帽下的眼睛的第一句话。



占卜师显然不适应没有兜帽的西装,也不适应人多的场合。他一个人捧着料理师新开发的甜点,缩在角落吃着。


| 如果你不喜欢里面的话,我们到后花园去走走吧!
| 料理师走过来,这样提议。


比起虽然高雅但是无趣的舞会,占卜师显然更偏向于雪山、星空和湖泊。


| 你知道你手里的是什么吗?
| 料理师指着那块精致的点心问。


占卜师看过去。
他看见,璀璨星空在切开的蛋糕里扭曲,远处的雪山在镜面的彼方凝视,湖泊深处的银子流淌在哪个角落。
占卜师知道这是个他逃不过去的难题。


|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。
| 他诚实地回答。

| 诶——真是好可惜啊,我最火爆的作品呢。虽然知道你不喜欢甜点,但这一块,是我为你而特制的呢。果然我最擅长甜点啊。
| 料理师露出似乎很遗憾的神情。


占卜师歪头看着他。过了一会,他的视线越过料理师的肩头,到了银白色流淌的湖面。
水晶球曾经的混沌又回到了视野里,但湖面的银白却好像沉淀下来,愈发清晰可见。


| 它有名字吗?这甜点。
| 占卜师这样问。

| 没有……?
| 料理师对这奇怪的问题感到疑惑。

| 没有名字啊……
| 占卜师垂下头,好像在思考。
| 那么它就叫——银色湖泊吧。


料理师的惊诧与喜悦溢于言表。

| 他指向阿芙洛狄忒命运的湖水。
| 你不觉得么,所有我看到的,听到的,感觉到的,尝到的——全都沉在这湖底了。


料理师快乐地无声大笑起来。
占卜师回头向舞会走去。


| 你说你擅长甜点?
| 占卜师偏过头问身边的人。那人点点头。
| 愉悦地目视前方,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

| 好巧——我最喜欢甜点了!






_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
_又来摸鱼的我啊……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29)

© Amore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