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ore_

低产,,,

「白安」冰库
--只有在冰封之际,我才真正发现你


私设 人与鬼魂




他总是想起来,那个天蓝的背影;在世界的尽头,凝望着。
于是,他有了悲伤的情绪。



--你是谁?


初次见面时,那个人这样问。
披着斗篷的鬼魂捏着衣角踌躇了一晌,抬起头直视了他的眼睛。


--安德鲁。


他这样回答。
紫罗兰映照的眼中弥漫了愉悦的讯息——天蓝的人伸手,好像要揉鬼魂的脑袋。安德鲁的瞳孔骤然紧缩——
--你真是个可爱的人啊。

爱德文伸出的手放了回去,他喃喃着说。

安德鲁低下头掩饰自己的五官,水晶球里倒映了两人的影子,在深蓝的混沌中扭曲起来。
就这样开始待在一起。


你的上一世是做什么的呢?爱德文常常想问他。鬼魂看起来不愿意提起的样子呢——于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只是,从最初就对你有一种异样的依赖啊。
怎么可能会承认啊!对一个鬼魂——


在浴室里,爱德文把长发披散下来,从镜子里看着安德鲁;衣物被褪下,鬼魂又低下了头。


--知道嘛,以后,我想去南极噢!安!你一定会陪我的吧!


安德鲁靠在世界的屏障上拨弄手里的水晶球,头都不抬一下。


--安!


鬼魂抬起眸子盯着他。


--先管好现在吧!然后迅速背过身去。


爱德文眼里是满溢的幸福。



在科考船上的人全身裹得紧。安德鲁从镜中露出微笑。低头看,水晶球中又是那时的混沌——各式的蓝被上帝的手搅浑在紫罗兰的废墟中……只剩下,一片,白茫茫的白……


那是空虚还是雪?怎么会知道呢。


安德鲁心里其实没有在意,却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在漫延。


水从外面流进来,结了冰。
不再是原先的世界了,请你走吧!


爱德文的蓝色仿佛要被冻死在没有冰天雪地的空虚里。
他看见,那个人在暴风雨的午夜赤脚在银河散步;

他看见,次元极尽的屏障边那个人孤身倚靠;

他看见,世界剧场的序幕里那个人在舞台中央表演无尽的舞蹈。


我要死了吗。

要成为下一个安德鲁吗。

水晶球被猛地击碎!



不要啊。



当爱德文的嘴角溢出这个世界的第一丝红,不知是什么的白色分崩离析。
请给我温暖吧!他也许在这样哀求。


安德鲁是在无动于衷吗?
上帝啊,求你,不要让我看见他冷漠的样子!
一直到天蓝色化为无情的雪白。
爱德文把珍视的镜子放进无穷的深蓝。镜子在最低温下融解。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陆上。


绝望前一秒,他还在想他。
安德鲁看见了冰雪的白,却懂了自己的无情。


不!!!
我还想见你!!!!!




安德鲁拥抱周身的天蓝。我想见你啊。
反正已经永生,寻找你的时间还很多吧。


这么多年,我只是想说,
我爱你。




_我可能一辈子都写不出正常东西😑
其实就是,白安以人与鬼魂的方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,最后出意外才明白了感情?总之白把生命送给了安,所以安就蜜汁永生了
_强行点题的我(:3_ヽ)_



福利↓


“黛薇薇!为什么这次是be啊!你咒我和我安感情坎坷吗?!”






评论(5)
热度(13)

© Amore_ | Powered by LOFTER